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通往夏天的隧道,再見的出口 > 劇場版特典

劇場版特典

-

網譯版

轉自

糰子漢化組

自那個夏天已過去一年。

距離我十七歲時進入浦島隧道的那個夏天,已經過去一年了。照理來說我今年應該是十八歲——但是、我的情況並非這麽簡單。在我進入浦島隧道的這段時間裏,外麵實際上已經過去了十三年。

十三年。在這十三年裏,世界發生了太多變化。智慧手機得到了普及,電視也從模擬信號轉變為了數字信號。本以為能永遠播放下去的長壽電視節目早已停播,我當初追的那些連載漫畫,到如今也都幾乎完結了。這些雖說談不上是汽車能在天上飛的那種劇變,但在我看來,這彷彿就像是時間在原地踏步,被世界遠遠地甩在後麵,飽嚐著名為寂寞與焦躁的兩枚苦果一般。

即便如此,也有從未改變的事物。

那年夏天,我和花城締結的共同戰線,至今仍在繼續。

“所以,你覺得電影怎麽樣?”

從單人扶梯上下來後,我向花城如此問道。身旁都是從同一放映室走出來的觀眾們,大家順著冷氣開放的走廊向出口走著。

花城先是”唔一嗯”了一下,把手托了在下巴上。那副陷入思考的側顏就像是一幅畫一般秀美。

即便她現如今年齡比我要大,但那股冷豔感自高中起似乎一直就冇變過。

“我想先聽聽塔野的感想”

“誒,我的感想嗎?”

花城把問題又拋回給了我。想了一會後,我說出了我的感想。

“我覺得很有趣呢。果然我還是喜歡happy

ending呢。雖說中間有不少波折,但最後主人公和女主都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我很滿足。”

“確實。這是個很美的結局呢”

“花城呢?你覺得有趣嗎?”

“嗯、我也覺得很不錯。雖然還冇總結好感想,但感覺收穫頗深呢。”

“那真是太好了”

花城在十七歲時以漫畫家的身份出道。她的處女作大獲成功,雖說已完結但仍受廣大讀者的好評。現在她正在為新連載做準備。

我們此時來到了電影院前廳。

寬敞的前廳裏熱鬨非凡。今天是電影日,所以票價也比平時要便宜。

從穿著校服的學生再到高齡的老夫妻,大家都來來看電影了。

“我這也是第一次和家人以外的人來看電影呢”

“誒。那今天算是紀念日了”

“什麽嘛,感覺有點肉麻”

花城輕笑道。

她在前廳中央停下了腳步,將視線移到了美食區上方的大螢幕上麵。近期將上映的電影預告片正滾動播放著。

“我以前一直以為電影就該一個人看。那樣能更使人集中,結束後也能更仔細地去回味電影。不過現在看來,兩個人一起看也不錯。看完之後能立刻交流感想。”

“還能共享爆米花。”

“冇錯。”

花城的視線下移,又看向了我。

“塔野你是喜歡一個人看呢?還是喜歡和別人一起看?”

“唔嗯……非要選擇的話那還是更喜歡自己看。不過也要看電影的內容如何了。比如說這次,和花城一起看是最好的。”

“原來如此。因電影而異就是這樣呢。”

我們來到電梯前,按下電梯的下降鍵後,邊數著指示屏的樓層數邊繼續交流著。

“如果是推理類的話,還是和其他人一起看更好呢。”

“啊、比如說是在什麽時候注意到犯人的行為、之類的交流嗎?”

“冇錯冇錯。還有那種能在結局時讓人恍然大悟的電影等等。高中的時候我和加賀看過好幾次電影,關於電影最終結局究竟是喜劇還是悲劇等話題,我們也稍微討論過幾次呢。”

“誒、真好啊,能有這種朋友真令人羨慕啊。”

花城的這番話這讓我有點小意外。

高中時代的花城,基本上來說就是那種”敢靠近就殺了你”的類型。尤其是在轉校的時候最明顯。無論是誰找她搭話她都很敏感,還動手打過川崎。不過她當初倒是向我打開了心門,或許她當時內心深處是想要那種冇有客套勁的朋友吧

“……嗯?不過花城你和川崎關係也不錯呢。和好之後你們兩個還經常結伴。說起來你們倆還經常打電話不是嗎?”

“啊、你這麽一說確實呢。”

花城彷彿是纔想起來這回事。我不禁產生了一絲小同情。

不過花城和川崎對對方的第一印象著實是最差的那種了,可冇想到最後兩人還能和好,這也讓我不得不感歎,人類真是難搞懂的生物。

“這麽一想的話,我好從來冇和小春一起去看過電影呢。估計她看到一半就會睡著的吧。”

“也是呢。下次有機會見麵的話要不要邀請她去看一次?”

“可以。我到時候看看。”

電梯的門開了。我和花城走進了電梯。裏麵沾滿了人,隨後電梯門關上,緩緩下落。

“啊、不過",花城好像突然注意到了什麽一般對我說道,隨後又笑了起來。

“現在我也能和塔野一起看電影了。也許這樣我就很滿足了呢。”

“哈哈……聽你這麽說我很高興。”

到了一樓後,我們倆最後走出了電梯。

出來後,熱氣又逐漸包裹住了我們全身。午後三點的強烈陽光毫無憐憫地照射著頭頂。在刺眼陽光的影響下,我們不由得眯起了眼,遠處的蟬鳴也不時震顫著耳膜。此刻正值全盛仲夏。

來往的行人絡繹不絕,附近的廣告卡車的喇叭聲要比蟬鳴還要刺耳。

新宿,無論是人還是物都讓人眼花繚亂。我的老家香崎完全冇有與之相比的資格。

從浦島隧道走出來後,我和花城就搬到了東京生活。

我們倆現在住在一個公寓,花城在家畫漫畫,我在外打工賺錢。憑我的資曆在目前想找份工作實在是太困難,雖說生活艱辛,但我仍在適應並堅持著。

“花城,回去路上要不去一趟超市吧?”

我們倆從電影院出來後,朝著新宿站走去。

“嗯。晚飯吃什麽呢?”

“我還冇想好。你有什麽想吃的嗎?”

“那就吃中華涼拌麪怎麽樣”

“不錯。那就這個吧。”

我邊走邊望著天空。從被高聳的建築群所切割的天空的那側,可以看見上下延伸的積雨雲。

自我們發現浦島隧道的那個夏天,已經過去了一年,想起來還有種莫名的感傷。

“塔野,走路不看前麵要摔的哦。”

“嗯,是呢。”

“有什麽心事嗎?”

“冇,隻是覺得時間過得可真快啊。感覺現在都還在浦島隧道裏一樣。”

“你這話可就誇張了……不過確實,最近都挺忙的呢。”

說起來,現在確實還挺忙的。我每週要打工六天,花城從下週開始就要在月刊上發新連載了。

前三話都已經完成了,分鏡腳本也有存稿,但還冇到可以鬆一口氣的時候。

在這個時候出來看個電影,隻是來放鬆一下的。再加上今天是電影日。

花城邊走著邊伸了個懶腰,開口道。

“到頭來,浦島隧道究竟是什麽呢?”

“誰知道呢。可能是妖怪展現的幻覺吧……?”

自從出了浦島隧道之後,我們又再一次返回到浦島隧道所在的地方去看過。

但是,那裏並不存在浦島隧道。就好像一開始它就不存在一樣,

隻有一麵石牆佇立在那。當然,會有驚愕和困惑的心情,除此更有一種”都結束了啊”的超脫了理性的解放感,我和花城,都隻能尷尬地笑笑。

“但是我們確實,觸碰到了有實體的東西對吧。塔野養的鸚鵡,我第一次畫的漫畫,都成功帶到了外麵。而且,還產生了這樣年齡上的差距,至少那肯定不是幻覺吧。”

“那……就是外星人乾的吧?”

“塔野,不要敷衍哦。”

“哎呀,那個……怎麽說呢,我覺得去思考浦島隧道這個東西也冇用。那東西,就不是可以用理論常識來說明的。”

“但是,我好在意。”

邊走著,花城邊看向我。從那雙眸的深處,我能看見那份閃閃發光的好奇心。

啊呀——這可不妙。看樣子是碰到她的什麽開關了。這種時候的花城是很固執的。

“我知道了啦。那就認真思考一下吧。”

我們從南入口進入新宿站。逃離了炎熱,酷暑稍稍緩解了一些。隨後通過檢票口,按著標識的指引走向中央大廳。

“就像花城你說的,就認為它不是幻覺吧。雖然我也是這麽覺得的。用幻覺一詞來草草解釋,還是過於牽強了。”

“嗯”

“我從加賀那裏聽說,以接近光速的速度運動,或者待在重力很強的地方,時間的流速就會變慢。這可不就是像在浦島隧道裏一樣麽?”

“我知道的,浦島效應對吧”

“對。所以說,時間的流逝發生了變化,也不是不能用理論來說明。”

“不對,還是有點太勉強了吧?我們難道那時是以接近光速的速度在運動嗎?還是說在浦島隧道裏麵有什麽強力的重力之類的嗎?”

“這,那個,就不要太糾結細節了我也不懂……總之,你就當做可以用理論來說明吧。”

“好吧。”

“那麽,問題就在於為什麽可以把東西帶出來。”

“塔野。”

“怎麽了?”

“那邊是琦京線。”

“啊、好的。”

差點就走錯地方了。東京的車站是真複雜。

“然後呢?你接著說。”

花城催促著我。不知道為什麽感覺她好像很開心。

“那個,對了,問題就在為什麽可以把東西帶出來。華憐的涼鞋,鸚鵡小奇,花城的漫畫……這些東西,是從哪裏又是如何出現在我們麵前的呢?”

“嗯。”

“是誰偷偷放在隧道裏了嗎?但是,小奇早就已經死了,花城的漫畫也是在小時候被扔掉了。不可能是別人準備好的。說到底連浦島隧道是否真的存在過,現在也無法去驗證了。……所以說,”

“所以?”

“不論我們對此如何煩惱思考,也都無濟於事”

唉,花城歎了口氣。

“停止思考可不好。”

“這也冇辦法啊……不知道的事情就是不知道啊。”

“啊,是麽。”

簡短而冷淡的回覆。但是由於她冇有再反問過來反而讓我鬆了口氣。回香崎再調查一下吧,要是她這麽說我可就不知道怎麽辦了。

我們從下降的電梯來到站台,返程的電車剛好到站。

隨後我們便進入了車內。車裏開著空調,能感受到身上的汗水都收進去了。

啪嚓,隨著聲音車門關閉,電車開始動了起來。明明是工作日的白天,卻還是挺多人的。

因為冇有空的座位,我和花城就隨便抓了個吊環拉手。

看著花城的臉倒映在窗上,我對她說道。

“我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的東西還是讓它保持神秘比較好吧。”

“我懂的。我也冇覺得事到如今能說出個所以然。隻不過……”

花城稍稍放鬆了表情,繼續說道。

“我們十七歲的時候,對於浦島隧道的種種都互相交流了對吧?我隻是想起那個時候的事情,有些懷念罷了。”

“啊啊……”

可以理解。同時,想起剛纔自己想要儘快結束話題,又感到了一絲歉意。

“……那就再聊會兒吧。關於浦島隧道的事情。”

花城滿臉開心地點頭。這種時候卻還像是個孩子。

“塔野,如果要是再進入一次浦島隧道的話,你會做什麽呢?”

“讓我想一下……”

我稍作思考,繼續說道。

“我很珍惜現在的時光,已經不再需要浦島隧道了。還有花城在身邊。”

“哼哼,原來是這樣。”

說著,花城開心地笑了。這回卻和剛纔不同,是很成熟的笑容,這讓我心口一跳。

雖然已經和花城住在一起好幾個月了,想這樣讓人動搖的時候現在也還經常會有。

“那,也冇有什麽想要挽回的東西嗎?”

“也冇有了吧。啊,但是,想要的東西倒是有。”

“誒,是什麽?”

“錢。”

花城發出了今天第二聲歎息。

“塔野,這話就無聊了。”

“不啊,這可是很重要的。”

“這東西確是多多益善。”

“花城你呢?如果還有浦島隧道,你會進去嗎?”

花城一臉糾結的表情。

“嗯……我應該也不會進去。雖然很在意,但是不想浪費時間,而且現在也冇有想要挽回的東西。還是塔野一樣吧。”

“你看,果然錢還是很重要的吧?”

“不對,我冇說這個和你一樣。不過也冇法否定就是了。”

我們正聊著這些,電車已經到了離家最近的站了。

我們下了車。外麵的溫度如蒸籠一般,讓閉上的汗腺又打開了。朝著站台走,穿過檢票口,能聽到比新宿更響亮的蟬鳴聲。這附近有公園和小山丘,比市中心的綠化要多。

“好熱……”

我扇著t恤的領口。

也許是酷暑的原因,人流量很少。一路上我們儘可能不被陽光照射

到,踩著遮陽的地方繼續向前走。從車站到超市不足五分鍾的路程,卻讓人感到十分漫長。

正走著,迎麵走過來兩個女高中生。白色的水手服搭著格子裙。

這麽熱的天氣裏,卻能很開心地談笑著。東京的女高中生真是有活力啊,我暗自感歎道。

我們和兩個女高中生的距離越來越近。嘎哈哈地尖銳笑聲也逐漸靠近。

然而,就在與她們擦肩而過的那個瞬間。

“話說,你知道那個浦島隧道嗎?”

我和花城同時停下了腳步。

我扭頭看向一旁。與花城的視線對上了。

從花城那一臉吃驚的表情來看,我應該是冇有聽錯。

“塔野,剛纔,”

“是的。她們說了浦島隧道……”

我轉身望去,女高中生們還在繼續聊著。絲毫冇有注意到停下腳步的我們,兩人漸行漸遠。

我再次望向花城,見她滿臉嚴肅地說道。

“難道那不是隻有香崎纔有嗎?為什麽在東京也會有浦島隧道的話

“不知道……難道是傳聞被傳開了嗎?”

“我去確認一下。”

花城正打算轉身去追上那兩個女高中生。”等一下”,我急忙阻止。

“為什麽阻止我?”

“你要去確認什麽呢?難道東京還能有浦島隧道不成?不過是傳聞罷了。”

“塔野你不在意嗎?究竟被傳成什麽內容了,被傳開多廣了,想的話可有一堆問題可以問啊。”

“這個,但是,”

因為太熱了所以想著搞定正事就趕緊回去,我把這個真實想法憋住了。

“突然上去搭話可能會讓對方感覺很疑惑的吧。而且,”

“塔野。”

簡短地說出名字後,花城直勾勾地盯著我。她的眼神在以任何語言都無法蓋過的氣勢對我說道”即使這樣我也要去。”

啊啊,真是,又來了。就在一小時之前,在新宿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隻要被這雙眼睛盯著,我就真的隻能投降了。

“……真是冇辦法。”

花城滿意地點了頭。

這回就從了她吧。……但是,說實話,我的內心也稍微有點期待她的這種小胡鬨。這種行動力纔是花城啊,我甚至有種想要和他人炫耀的心情。

“那就追上去——啊,人呢”

花城轉身所對的前方,卻冇有女高中生們的身影。難道是轉彎了嗎。

得趕緊追上去了,說著花城便趕了上去。我緊隨其後。

然而,就在最近的路口左轉後,花城停下了腳步。

“……冇有人。”

女高中生的身影,消失無蹤。我歪了歪頭。

“好奇怪啊,不應該走太遠纔對啊……”

會不會是進了哪棟建築裏。但是目光所及的地方,隻有事務所的大樓。

剩下的就是居酒屋和烤肉店,但是怎麽看都冇有女高中生會去的地方。

花城手托下巴思考了起來。這個氣氛很難讓我說出”算了吧”這種話。

但是,已經跟丟了也冇有辦法。我正要上去和花城說,這時從遠處聽到了聲音。

——啊哈哈。

尖銳的笑聲。是那個女高中生的聲音。

“在這邊。”

我循著那個聲音的方向——麵朝左手方向,向兩棟雜居大樓中間的巷子指去。

“你怎麽知道的?”

“我能聽到聲音。她們的笑聲。”

“真的嗎?我完全冇……”

“總之,先過去看看吧”

我成了追蹤的領頭人。我改變了方向進入了那個巷子中。寬度也就一米左右。

牆壁因為塵土和汽車尾氣的原故變得黑乎乎的。

我一邊注意不弄臟衣服,一邊快步前行。

冇多久,我就碰上了大樓背麵公寓的牆壁。巷子分成了左右方向。

如果走左邊就會回到原來的地方,我便毫不猶豫地走了右邊。

我和花城的腳步聲迴響在巷子裏。頭頂的空調外機還在照常運作,排出溫熱的空氣。踢到丟棄的易拉罐,哢啦哐啷的,發出輕快的聲音。

我們停下腳步。

再往前,就是被普通住宅區

圍牆夾住的巷子。通路十分狹窄。若不將身子側過來好像過不去。

除了有想要抄近路的,一般誰都不會走這裏吧。

正要折返回去的時候,在道路前方,有一瞬閃過了裙子的飄動。那個格子花紋。不會有錯。

正是我們追逐的女高中生們的裙子。

“往前走吧。”

我知道了,花城立刻回答道。

我將身子側過來向前進,花城也和我一樣跟在後麵。

因為夾在牆壁之間,陽光的直射並不能照到我們。但又因為一點風也吹不進來,令人感覺十分炎熱。

汗水止不住地往下流。即便如此,我們也冇有停下腳步。越是向前追,心裏越發對那兩位高中生的事感到好奇。

“塔野,有意思起來了呢!”

“有嗎!

花城似乎對這個狀況樂在其中。大抵是回想起了我們十七歲的那個夏天吧。

回想起那個時候,即使在酷暑中滿頭大汗,我們也四處奔波從未停下

腳步。

為了調查清楚浦島隧道的法則,好幾次進出隧道來著”

——嗚哇!”

我突然刹住了步伐。

“你,別突然停住啊”

我身後的花城抱怨道。

但我確實是冇辦法,因為一條水渠攔在跟前。

因為酷暑,水渠已經乾涸見底。底部乾涸的泥土都裂開了縫。

雖說不是什麽很深的溝道,但要是毫無準備跌落下去還是會受傷的吧。真是危險啊。

“……嗯?”

在乾裂的泥土上,留有腳印。有兩個人的腳印。

看上去像是剛好是從這個方向跳下去的樣子。

……難道說,那兩個女高中生經過了這裏嗎?

不對,等一下。稍微冷靜一下。這明顯很奇怪啊。

真的會有從這裏跑過去的人嗎。還有會追著跟到這裏來的我們也是。我怕不是被這酷暑弄得暈頭轉向了吧?

真是的,回去算了。

“塔野,你有看到什麽嗎?”

“啊,冇有,什麽都冇看——"

在我說出最後的一個字前,花城向前探出身子和我的背貼在了一起。

越過我的肩膀,她望向那個水渠。

“有腳印啊!”

糟糕。被她看到了。

“一定是那兩個人的腳印,快追上去吧!”

“可,但是……”

“別管啦!”

我被花城推著,很不情願地下到水渠。沙啪,踏上去發出了些聲音飄起的塵土。

花城也下來,然後追著地上的腳印跑了上去。真是對她活力的來源感到不可思議。

我歎了一口氣,便跟著跑了上去。

水渠像是連接著一個個房屋,我們沿著不斷前進。水渠延伸向一個小山丘,稍稍開始有點上坡。

因為最近都冇有怎麽跑步,我大口喘氣。

我們離居住區越來越遠。漸漸地周圍景色中的房屋被草木取代了。

穿過田地和草叢,偶爾會有飛蟲和蜘蛛網掛到臉上。

花城也一樣吧,但她肯定不會減慢速度。

就這樣向前跑了四五分鍾的樣子,我們停下了腳步。

我將雙手支在膝蓋上,喘氣休息。從鼻尖滴下的汗水落在地麵上,暈開成了一個個斑點。

“好,好累……”

餘光看向前麵。我看見花城挺直著身子望著前方。仔細看能發現她的肩膀在以不低的頻率上下起伏。雖然冇有像我一樣出那麽多汗,但是花城似乎也累了。

我用t恤擦了擦了,抬起頭。

“這是……”

我們停下了腳步,是因為眼前有一個隧道。

人口的高度,剛好是不用彎下身子的程度。出口則是一眼望不見。

水渠的隧道不會有照明也是理所當然,裏麵完全是一片漆黑。

同時,那些腳印也延伸到了隧道裏麵。

花城慢慢地將步子向前邁去。我抓住了她的手,拉住了她。

“你乾什麽?”

“我纔想問你呢。難道你還想進去嗎?”

“都追到這裏了,怎麽可能打退堂鼓的。”

騙人的吧,我心想。我不明白花城在想什麽。難道說,她真的認為女高中生會進到這裏麵去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怎麽想都很讓人不安。

我鬆開了花城的手,走到她跟前正麵對著她。

“聽我說,花城。雖然不是很想說這種話……我們已經不是喜歡探險的小孩子了。就算了到這吧。”

“但是……”

“冇有但是。我和花城都已經是大人了。且不說實際年齡,就社會年齡來說。再說你還得畫漫畫呢,我明天也還要去打工。而且,這麽熱的天,會中暑的,這種天氣還一直待在外麵。差不多了,該回家了——"

“我都懂。”

花城打斷了我的話。

“你說的,我全都懂。這種地方誰都不會來。這些腳印大概也不是那兩個女孩的。就算穿過了隧道,可能什麽都冇有。但是,但是我,即使這樣也冇關係。即使全都是無用功也罷。我隻是想前進。”

“為什麽……”

花城低下頭。像是小孩子一樣用拳頭攥緊了褲子,深吸了一口氣說道。

“因為,感覺能變成漫畫的素材……”

這麽一回事啊……。

越是寫出那些有趣內容的人,見識就越廣,我想起了以前花城說的觀點。我對她說的話冇有異議,倒不如說是佩服。所以類似有空就去旅行等等,這類話好像也有說起過。

花城一臉想要哭出來的樣子低著頭。也許她本人也在糾結吧。

是該作為一個大人去做出常識該有的行動,還是作為漫畫家去繼續”取材”呢。

我思來想去,最後歎了一口氣。

“那就,一起進去吧。”

花城一臉驚訝地抬起頭。睜大了雙眼。

“……可以嗎?”

“嗯。怎麽說呢,我……你看,我這也算是你的助手之類的感覺。而且,那個夏天我們結成的共同戰線,還有效吧?”

話說出口,才感覺有點羞恥。

花城愣在那。突然”啊哈哈”地笑了出來,像是今天笑得最開心的一次。

“很好。就該這樣啦。”

我和花城再次將目光投向隧道。

這會兒真要進入隧道了,花城的手突然摸了我的右手。

我緊緊握住了她那隻滿是汗水的手。作為迴應,她也緊緊握住了。

我用空著的手掏出了手機,打開了手機燈光,把它作當做手電筒,踏入了隧道之中。

隧道有比較緩的轉彎。躲避著像是陷阱般到處設置的蜘蛛網,我們向前走去。

濕氣很強,能感受到空氣的濕度。

真陰森。真希望這個讓人呼吸困難的感覺隻是錯覺。

“嗯——”

手機燈光照亮了幾米前的一個黑色物體,像是垃圾袋的東西。突然,沙沙地動了起來。

花城像是被嚇到了,緊緊抓住我的手。黑色的物體靈動地翻過身,朝著出口方向逃去。

有一瞬間,我又看到那雙反射了燈光的野獸的眼睛。大概是黃鼠狼什麽的吧。

花城歎了口氣嘀咕道”嚇我一跳……”

我們再往深處走去。

“啊。”

花城叫出了聲。

看見出口了。前麵有光照進來了。進入隧道之後並冇有過去多長時間。

看樣子隻是因為隧道拐彎了所以從外麵看不見出口。這可真是令人開心的意外。

我和花城加快腳步,最終……走出了隧道。

出口已經在山裏了。周圍都被樹木包圍。水渠還在延伸,但是不知道從哪裏開始腳印已經不見了。

即使是花城,似乎也冇了前進的動力。她從水渠爬上地麵,向我伸出了手。

“來,塔野。”

“嗯……謝謝。”

我拉住花城的手,離開了水渠。

再看看自己這身衣服,真是不得了。襯衣的汗像是能擰出水,肩膀到處塊都是黑色的汙漬。

都是因為好幾次擦碰到了水渠和隧道的牆壁。而且,最近剛買的運動鞋也因為泥土變得很臟了。

就在我正想著這些臟東西該怎麽洗掉的時候,”來這裏”花城喊道。她走到了前麵開闊些的地方。

“來啦來啦,又怎麽了……”

我有氣無力的迴應道,朝花城的方向走去。

走到花城身邊的瞬間,一陣強風忽然吹開了我的劉海。

噢噢”

從這個地方能看到我們居住的街道全景。雖然有感覺到走了不少上坡,不過這可真是到了個比較高的地方了。

景色真好,而且風吹著很舒服。

“居然還有這種好地方……”

“嗯,確實,嚇一跳呢”

“能看到這麽好的風景,也算是冇白來一趟”

我這麽說道,花城也笑著點頭。

“……但是,那兩個女孩完全跟丟了呢。雖然我,早就知道了。”

聲音無意識地低了下去。看樣子對於那兩個女高中生通過了隧道,還是抱有一絲期待。

“……那兩個女高中生,真的存在嗎?”

我嘀咕道。

“什麽意思?”

“倒不是什麽,就是有些疑問,或者說是違和感……能從大樓之間聽到笑聲,能在小巷子裏看見裙子,一般來說都挺奇怪的吧。那個腳印,也有點不自然。就好像……是要把我們引到這裏來一樣。”

“等一下,別說這麽恐怖的話啦……那種事情,怎麽可能發生呢?”

“說的也是呢。抱歉……”

“再說了,引過來,是誰在指引我們?又是為了什麽?”

我短暫思考,回答道。

“花城,你還記得嗎?十七歲的時候……你對我說的。是不是浦島隧道找到了我。如果那是真的話,那麽這次指引我們過來的也是——"

就在這時,一陣寒意拂過我的小腿。

我立刻回頭望去。但身後隻有我們通過的水渠隧道。

“……抱歉,當我冇說。”

花城有些許疑惑的樣子,馬上便微笑著緩解了尷尬。

“我們回去吧。”

嗯,她點了點頭,我們便沿著原路返回。

想著最後再看一眼那片風景,我又駐足回頭望去。這時,眼前似乎有什麽東西飄落著閃過。

不合季節的,純紅色的楓葉——。

不對。大概是蝴蝶之類的吧。冇錯。

我再次轉身向前,朝著花城走去。

【完】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