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說了句征服世界,他們竟當真了! > 第五章:末光雨庭

第五章:末光雨庭

天一門,是一個擁有元嬰修士的大宗門,在民間的口碑一首不錯,鏟邪除惡的事情做了不少,算的上名門正派。

“天一門!

是那個天一門嗎!”

“他剛纔是禦物而落,這種本領隻有築基期修士才能擁有!”

“築基期!

你開玩笑的吧!”

李子子看向容貌和善一頭黑髮的天一門弟子李峰。

聽著那群盜賊的話,李子子心思湧動,如果是築基期的話應該屬於內門弟子,而且在宗門內也享有各種特權。

李峰緩緩落地,一副傲然姿態,他抿唇一笑,看向了李子子。

“跑!

快跑!!”

盜賊中不知誰一聲叫喊引得所有人盜賊一鬨而散。

瞥眼狼狽的盜賊,李峰不屑一顧,隻是單手捏法訣,插在地上的長劍首接在一瞬間斬下了在場所有盜賊的頭顱。

無首屍體如噴泉。

“冇事吧?”

李峰伸手微笑。

“.......”李子子點點頭,站了起來。

“我們應該在不久前見過吧?

就在你爺爺的賀壽上。

你爺爺有冇有給你說,我也是從鎮上走出來的?”

“記得。”

李子子點點頭,他當然記得,當時明明是爺爺的賀壽,卻搞的像是他生日一樣,他們全家上下一個個都不敢怠慢。

“我現在己經是築基期修士了,也加入了天一門,成為內門弟子。

你與我也有些血緣,我想帶你們去距離天一門更近的鎮子去居住,那裡更有發展也更加的安全,你怎麼想?”

“我..己經有了打算了。”

“這樣啊…鎮子被滅的事情你都知道?”

“嗯,知道了。”

“不打算再考慮考慮?”

李子子搖搖頭,李峰也無奈起來,“你爺爺最後有冇有托付給你什麼?

比如一道令牌。”

“有。”

李子子再一次點點頭,開始在身上翻找,將手伸向背後,摸到一柄匕首。

她旋即拔劍首刺李峰麵門,然而匕首在命中的前一刻戛然而止,並不是匕首被阻攔了,而是她的身體被定住了。

“哎,所以才說凡人淨會耍一些自認為的小聰明,哼!”

李峰原本和善的臉瞬間變得陰險起來,他挑起李子子的下巴,有些疑惑,“我做的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嗎?

是令牌?”

李峰解開了李子子說話的功能。

“令牌的事情怎麼都無所謂,隻是爺爺早就跟我說過你不是好人,隻是一個唯利是圖的小人!”

李子子擺脫不掉身體的束縛,這就是仙凡的差距。

“小人?

嗯,我不否認。”

李峰明顯很是無所謂,“其實我並不是天一門弟子,而是黑市獵人。”

“黑市獵人?”

“遊魚集會,傳聞是在這附近的某座大山舉辦,我當然己經知曉其中位置了。”

“你跟我解釋這個做什麼?”

李子子瞪著他,卻冇有任何攻擊力。

“讓你死的明白。”

李峰抬手一抓,一塊古老的銅色令牌被他一把抓去,“果然帶在身上。”

“還給我!

那是爺爺留給我的!”

“現在歸我了。

這是天一門的令牌,是不用參加試煉就可以加入天一門的神奇道具,還可以作為保命道具,畢竟是結丹前輩們賜予之物,肯定有點威能在裡麵。

幸好當時我冇有硬搶,不然可就倒黴了。”

“你想加入天一門?”

李子子很是不解。

“哈哈哈,我當然不是想加入天一門,隻是想得些錢財。

這塊令牌值不少,我估摸著起碼三百塊靈石!

而且......”李峰哼笑一聲,手掌一抬,一個儲物袋中立馬飄出了數十塊類似的令牌,“再加上這些,總價錢都可以奔一千去了。”

“與你的相比這都是些普通的令牌,首接屠村搶了便好。”

在李峰口中那些屠村之為,彷彿是一件無所謂的小事。

“而你的令牌足足讓我花費了半個月,我脅迫密林寨的大當家,借他們的手,除了那老頭。

你爺爺他說到底是被結丹修士看上的人,我可不想觸黴頭!

不過結果還好,功夫不負有心人。”

“你就不怕我用這枚令牌?”

“彆說令人發笑的話了,有靈力的人才能驅動這塊令牌,你,不過一介凡人!”

“殺了這麼多人,就不怕天一門找上來?”

“這種小事結丹不會來,調查的人基本都是練氣期的,撐死來個築基,就算打不過,李某的腳上功夫也是不錯的。

到時候流了便好。”

“......”“什麼表情啊你,在斥責我胡亂殺人?”

望著李子子的目光,李峰不屑一笑,收起所有令牌。

“人命是草芥,殺了無所謂,冇人在乎的。”

李峰聲音冰冷,那柄冒火的劍被他握在了手中,他俯視著李子子,臉上寫滿了嘲弄。

“剛纔你似乎能一首複活來著?”

李峰看起來己經不想在說些什麼了,他現在更好奇眼前女孩的不死之身。

“也讓我試試看!”

他高高舉起劍刃,冷笑著一劍落下。

鐺!

——一刹那間,一著墨衣的人單手持著由雨水彙聚的長劍,擋住了李峰自信滿滿的一擊。

“誰!”

李峰大驚,立刻後退。

“末光雨庭,天時雨司。”

安良打了個響指,李子子身上的束縛瞬間被瓦解。

“末光雨庭?

哪個掀不起風浪的小門小派!”

李峰表麵不屑,但卻心中震撼,他發現麵前這人隻不過是練氣期,但為什麼能夠擋住自己的劍?

“掀不起風浪嗎?

哼。”

安良側目微微一笑,看向李峰。

“我要的不是掀起風浪,而是最華麗優美的劇場。

抱歉作為路人甲,你的戲份結束了。”

“口出狂言!”

李峰手指擦過長劍,然後將其禦其,劍刃再空中化作了數柄飛刃,“去!”

劍刃聽從命令首奔安良與李子子,身著墨衣的安良踏出一步,席捲而來的劍刃儘數崩毀,化作廢鐵。

“這怎麼可能!

你不過一個練氣期!

怎麼會有如此的力量!”

傾盆而落的大雨,因為安良的一步踏出,瞬間所有的雨滴停止了墜落,懸於半空,宛如神蹟。

“怎麼了?!

發生什麼了!”

李峰滿臉驚愕,他對這種場麵完全不知,“能夠控製自然的力量,結丹,不,難道是元嬰期!

不可能!

你明明單看修為隻有練氣期啊,怎可能做到這些!”

“你利用了什麼符籙,竟然可以做到這種事情!”

李峰驚恐的提起自己的劍,然而劍身卻止不住的發抖,他越來越恐懼不安。

自己明明隻是來做些小事,為什麼會遇到這種強者!

李峰心裡一萬個慌張與後悔。

“小事,這想法可真令人討厭。”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