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都市狂龍醫仙林陽秦墨濃 > 第1487章

第1487章

-

茅懷宇笑了笑,“宋總,這不過是正常的人才流動罷了,跟我們要談的事情冇有什麼關係啊!”

宋郡搖了搖頭道:“我個人十分看好藥業,甚至你們茅家的股份我也有不少。

股份我不買,但如果茅總你能代表茅邵峰的話,我希望能置換成茅家的股份,這樣我的投資不會減少,而且你也能拿到你想要的東西。”

茅懷宇心裡暗罵一聲老狐狸,但臉上波瀾不驚。

“宋總,這麼看好藥業麼?

茅家不過是專精於這一個領域罷了,所以想要擴大一些這方麵的投資。

至於置換股份,這也不是不能談。

隻不過價格方麵就冇有溢價了。

我很有誠意的,宋總。”

宋郡擺了擺手,“大家都是開門做生意的,我投資自然是想要賺錢的。

你說的價格我不認可,溢價的基礎價格根本不是老九門的真實價值。

要麼一比一置換,要麼就算了。”

他不想浪費時間,能抽出時間來見茅懷宇就已經很不錯了。

但這個投資,是他個人的投資,跟他的投資公司沒關係,所以如果能抽身,他自然也是不希望損失太多的。

茅懷宇哈哈一笑道:“好吧,宋總看來是非常看好老九門的。

那不如今天就這樣,改天再來拜訪宋總。”

宋郡起身淡然道:“也好,我送你們出去。”

進了電梯,茅懷宇一言不發。

跟隨的年輕美女軟糯糯地問道:“茅總,這是第四家了。”

茅懷宇淡然道:“沒關係,明天去魔都。”

第一次接觸而已!

等股價再次跌到5元以下的時候,這事兒就更好玩兒了。

如果不是大哥叮囑不要聯絡陳平安,他真想跟陳平安一起商量接下來的走勢。

……

“他真這麼跟你說的?”陳少傑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看上去像個陰沉的巫師一樣。

陳少良在視頻裡大呼小叫,“二哥,你家平安完全冇把自己當成陳家人!”

陳少華搖了搖頭道:“你彆瞎嚷嚷了!”

“平安的意思,應該是想讓我跟你們說,他決定走另一條路了。

曉龍以後也需要他的支援和幫助,就是不知道他們倆,將來孰強孰弱,現在很難說。”

陳少傑走過來趴在鏡頭前,一張臉變得巨大無比。

“二哥,我隻提醒你一句話。

平安很清楚未來可能麵對的是什麼,你幫我把曉龍看好,另外,平安的安全絕對不能馬虎。”

陳少華笑了笑,“他自己有一支雇傭兵保護著呢。他們幾個人身邊,至少有40個保鏢。

真的不算少了!”

陳少傑哼了一聲道:“還不是差點兒出事?”

他退回去坐在沙發上,“老五,你要不要帶幾個人回去守著那倆小子?”

陳少良出現在鏡頭裡,一臉的詫異。

“我能回去我還能留在這兒?

這一回去就是幾個月,我這邊的事情你幫我乾?

你法語學好了?”

陳少傑想了想道:“要不我去?”

陳少良笑問道:“你回去?漸凍症的事兒不就露餡兒了?你在這邊深居簡出的,不都白費了?”

他看向鏡頭,“二哥,這樣吧,我派一隊人過去,曉龍也認識的,就當是保護曉龍好了。

等事情結束之後再回來。

不過你提前給平安說一聲,這些人……不太好管的。”

頓了頓,他補充道:“對了,上次過來的那個湯三,挺不錯的。”

陳少華都忘記這個人了,隨即點頭道:“有用就行,你願意培養就培養吧。

我這邊還有事,就這樣吧!”

陳少傑道:“二哥,把嫂子和慧慧送過來吧,你們一家,都是平安的軟肋。

這孩子,過去看著是個好孩子,可唐倩這事兒加上唐家的事情,我看啊,這孩子真要發狠的話,是真的無法無天,什麼都敢乾!

我讓曉龍好好配合,霍家那邊曉龍安排的有人盯著呢。”

陳少良在一邊笑著罵了一句,“他那個親爹親媽就是純種煞筆!”

陳少華掛斷視頻,走到窗邊,看著外麵的積雪被燈光照射出各種各樣的顏色。

……

蜀都。

“陳平安說的基本上都對,雖然這對咱們來說是都知道的事情,但他一個20歲的小子能說出來就已經相當不錯了。”

杜克江敲著桌子說道。

孫立群笑著說:“到現在不過才走了幾家而已,看下週的情況吧。讓茅老弟年前爭取都走一遍。”

茅邵峰點頭道:“他自己也是這麼安排的,不用擔心。

這一輪接觸,哪怕隻有一個成交,我覺得也是成功的。

陳先生那邊已經按照約定做到了股價的上漲,如果這一輪冇有結果,股價會被繼續打到底,到那個時候,就不是一兩個月的事情了。

我希望能持續至少三個月,這三個月的時間不僅他自己可以做盤收集籌碼,我們也有更多的時間去跟那些股東一個一個談。”

“你們挖人挖了多少?我這邊隻有4個。”孫立群換了個話題問道。

杜克江笑嗬嗬地說道:“我隻挖了2個,但是我很滿意,讓他們去港島的實驗室裡麵去上班了。”

茅邵峰跟著笑,“我也覺得挺好。實際上去年我就讓獵頭跟他們聯絡過,不過都被拒絕了。這次我也很滿意。嗬嗬……”

……

“現在的股價有些偏高,過年休市之前保持這個狀態就行。不用刻意去拉高或者砸盤,隻需要買入就行了。

等杜老闆他們那邊談完給我訊息,年後就開始砸盤。

不過時間上可能要比原計劃多一兩個月……”

陳平安夾著雪茄,慢條斯理地說著。

愛德華茲坐在他對麵,溫聲說道:“這個並不是什麼問題,蠍子想知道的是,什麼時候行動。

他們拿著那麼高的工錢但卻冇有多少工作,他說他覺得臉紅。”

陳平安抬頭,“不是,奧地利那邊工程完工了還是什麼情況?我不是讓他們儘快施工,他們就是甲方監督工程進度嗎?”

愛德華茲笑著解釋道:“奧地利不是基建狂魔,他們的工作時間是有規定的。

我甚至讓蠍子和施工方談了,讓安排好幾個施工隊同時施工,錢是冇少花,但進度就是快不起來。

華國的施工記錄,從來冇有人能打破。”

陳平安皺眉道:“奧地利的氣候和華國北方差不多,每年能施工的時間就那麼幾個月……”

愛德華茲安慰道:“我坦誠地說,以奧地利的水平,真的已經很快了。超出工作時間,是違法的!無論施工的是奧地利人還是華國人,都一樣。

最好不要在一開始就有了不良記錄。”

陳平安歎了口氣,“算了,就這樣吧。

美洲那邊那三個,還在那邊?”

愛德華茲點了點頭。

陳平安略一思索,忽然咧嘴笑道:“等過完年,股價回到個位數的時候,讓他們乾活!”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