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 > 第141章 雙爐係統與虛空的水波

第141章 雙爐係統與虛空的水波

-

跟喧囂的小孩那一桌不一樣,在後麵角落的一桌,就顯得安靜很多。

這是企業,愛宕,飛龍,俾斯麥,黑暗界,恐怖,競技神所在的一桌。

在條凳上搖晃著小腿,小企業帶著嬰兒肥的小臉看著遠處的煙花,思緒萬千。

……

“【Enterprise】這是我給你起的名字哦~”

“【Enterprise】?這是什麼意思?”

“你看,天上是不是有很多星星在眨眼睛?”

“...嗯,它們都好漂亮。”

“這就是我為你取這個名字的原因,未來,天上的每個星星,都會有它們自己的名字,每個星星,都會有人類的足跡,人們將和未來你的姐妹一起,不斷進取,不斷探索……”

……

“嗨~企業,企業!”

“嗯?怎麼了?”

正在發呆的企業被飛龍叫得回過神來。

“大家都在等著你碰杯呢!怎麼突然發呆了?”

企業一掃,大家都舉起了大大的啤酒杯,就等著企業了。

“...抱歉,剛剛在想事情。”

企業拿起了酒杯,和眾人一碰,發出了清脆的叮噹聲,喝了一口,帶著麥芽香氣的啤酒清涼的口感,讓企業眼前一亮。

“這是...”

“這是鐵血的獨家黑啤,雖然條件有限,味道還不錯吧?”

身穿鐵血戎裝的俾斯麥晃晃手中喝到一半佳釀,微笑著說道。

“...嗯,真是懷唸的味道。”

企業回味了一下,還真是久違的味道。

“冇想到還能在這裡看到鼎鼎有名的鐵血領袖,鐵血的啤酒竟會有如此魔力...受教了。”

黑暗界向著俾斯麥舉杯示意,俾斯麥點點頭,表示收到了。

“天人的那位,也是一直朝著目標不懈努力的人,和我當初是多麼相似...”

酒是最好的潤滑劑,藉助酒,俾斯麥居然少有的話多起來。

在天人的日子裡,她也改變了很多。

“鐵血未來怎麼走,向哪走,我的選擇是否真的正確...我一直在思考,就連停下來欣賞一下這些美好的時間都冇有……”

看著遠處還在爆開的煙花,俾斯麥再次抬起啤酒杯喝了一口啤酒,英氣的臉龐不知在想著什麼,不再言語。

“...其實我們也在尋找著這個世界的出路,在這裡我們是一樣的,俾斯麥閣下。”

叮~

飛龍碰了一下俾斯麥的杯子,豪邁地一飲而儘。

“...哈~好爽,好久冇有那麼放鬆過了,這種充滿人間煙火氣的時候,還真是很少啊...”

黑暗界和恐怖齊刷刷透過來目光:

我懂你!

兩個身上環繞著不祥氣息的姐妹,是很少有那麼熱鬨的時候的。

“...但是現在我們還不是鬆懈的時候,我們還有著長遠的路要走...”

企業放下酒杯,重新看向重櫻的方向,但煙花已在悄無聲息中緩緩消失。

隻留下了晴朗的夜空上,滿眼的繁星。

企業收回了目光。

原本憧憬星空的企業為何現在變得對星空甚至會應激,那源於那個破碎的世界。

而為了讓這個世界走向不一樣的未來,她們還有著艱钜的任務要去完成。

……

“可染,你不去外麵和大家一起嗎?”

可染剛剛從廚房回來,從電梯進入了艦橋,帶著一身的煙火味和鍋氣。

“塞西亞...你們都還在嗎?”

可染才發現,艦橋裡麵女灶神,塞西亞,還有明石都還在。

“啊!指揮官啊喵!是真的指揮官喵!”

聽到可染的聲音,正在埋頭整理資料的綠貓貓耳朵動了動,貓貓眼立馬鎖定了可染,兩隻小巧的小手包在長袖裡舉得高高的,搖晃著貓尾似的綠色長辮,明石向著可染飛奔而來。

但在可染麵前30厘米處,明石忽然刹住了刹車,小齒輪裝飾的長袖抵在自己下巴上,貓貓頭帶著某種期待,看著可染的手。

快摸摸我!快摸摸我!

看到可染絲毫冇有動作,等不及的明石像個小貓一樣湊上來,圍著可染團團轉,用小腦袋蹭著可染的指揮服,撒嬌道:

“指揮官,我可是很努力很努力地工作呢喵,指揮官!今天我還拯救了很多人呢喵~指揮官!嗚喵嗚喵~”

明石嬌小的身體像是小貓一樣,帶著溫熱的柔軟嬌軀讓可染身子都有一陣燥熱。

“唉…拿你冇辦法……”

可染隻得將大手放在明石頭上輕輕撫摸。

嗯……她真的好小一隻。

終於得償所願的明石眯起小眼睛,小袖子耷拉在下方,身子完全放鬆了下去。

“呼嚕呼嚕……”

甚至還發出了貓咪舒服時的呼嚕聲。

這完全是隻小貓吧!

“我們這裡需要整理一下情報,還有同步一下月球方麵的工作進度,海倫娜那邊也需要報告一下……”

“哦~我也是這樣想的,女灶神,最近可好?”

聽到塞西亞的說法,可染深以為是地點點頭,又向女灶神打招呼道。

畢竟已經很久冇有接觸了,明石差不多都思念成疾了。

不過,女灶神一直神色肅穆地看著電腦螢幕,臉上還帶著粉紅。

在忙什麼工作嗎……那麼奇怪的表情?

可染湊過去一看,冇想到螢幕上,是正在和大家閒聊的小企業。

“那個…女灶神?”

可染拍了拍這個修女小姐姐的肩膀,冇想到女灶神嬌軀一顫,啪地一聲將監控關掉,回過頭看著可染,清了清嗓子:

“咳咳!指揮官,有什麼問題嗎?”

“呃…冇什麼,隻是好久不見,十分想念……”

“啊!是這樣嗎?我也十分想念小企……啊不!大家!”

女灶神有些慌亂地理理自己裙襬,時而又擺弄著自己的頭髮,扭扭捏捏,臉上還帶著紅暈。

“女灶神,你是不是太累了,現在我們都可以放鬆一下了,休息一下吧?”

可染一邊擼著明石,一邊有些擔心女灶神。

“指揮官…我冇有問題的,哦!對了,我現在跟你報告一下工作進度吧!”

恍過神來的女灶神平複了一下自己的心情,終於想起來了自己的工作。

“工作先放一邊吧,你們應該是帶著什麼問題返回地球的吧?”

提溜著明石的小衣服,將其放到艦橋的控製檯上趴著,可染不由自主地把明石真當做小貓來擼了。

小肚子,小香背,小脖子……可染來迴遊走的手讓明石欲罷不能。

明石…明石要變成大貓貓了喵~

“嗯…指揮官,您真是明察秋毫,我們對於太陽爐係下一代的開發,還真是遇到了問題。”

女灶神不知從什麼地方拿出一副眼鏡戴上,一種非常知性和富有修養的禦姐氣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可染隻有在學高數和經濟及法律的學姐身上感受過這種氣息。

身上剛剛在廚房沾染的硝煙味都淡了下去。

阿哲……你這變化有點大啊。

“太陽爐?”可染疑惑。

在高達的科技樹裡麵,太陽爐這個科技樹可以說是非常奇特的。

“出現什麼問題了?”

“是這樣的,指揮官,太陽爐在每個機體上工作的時候會產生細微的偏差,有時是工作頻率,有時是粒子壓縮率,還有其它細微的數據也會產生變化……”

女灶神扶了扶眼鏡的黑框,語氣也冇有了波動:

“在維達的模擬實驗中已經經過好幾百次實驗,我們無法還原這種差彆對於太陽爐的下一階段開發造成了阻礙……”

“等等,下一階段的開發?你說的,是雙爐係統嗎?”

可染好像明白了什麼。

“是的,指揮官,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我們無法在模擬中實現雙爐聯動,而且製造太陽爐的條件十分苛刻,我們必須用帶有原生太陽爐的機體進行實驗,以便實現兩台太陽爐的完全同步……”

女灶神很高興,可染很容易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也就省去了她很多的說明。

“我們選定的,就是愛宕和高雄的兩台太陽爐……”

說著,女灶神在自己的眼鏡上一按,三道鐳射從眼鏡框架上射出來,在可染麵前構築起來兩架機體。

藍白的能天使高達,還有全紅的正義女神。

“她們兩人原本就是姊妹艦關係,而且正義女神與能天使的開發譜係具有十分接近的親緣關係,兩架太陽爐的很多數值都能完美符合預期。”

女灶神說著,眼前的演示全息圖像也開始變化:

藍白機體和正義女神的太陽爐緩緩飛出,一串串數據出現,很多數據雖然有所差異,但都在比對的綠值範圍內。

“這樣做,會對她們姐妹有所影響嗎?”

可染不由地問道。

“冇有影響,我和維達溝通過,隻是用於實驗的話,是不會對她們的本體產生影響的。”

“這樣嗎……那好,等我們回到基地,就將其雙爐係統提上日程。”

可染摸著下巴,忽然想到什麼。

“對了,我先在重櫻待一段時間,你們就先回去吧,好了,我們去享受宴會吧!孩子們應該等不及了!”

……

在那片漂浮著無數空氣泡的幽藍剔透世界中,紅色的赤練遊曳在一個串聯的泡泡周圍,最終在一個平平淡淡的深藍小球前停了下來。

“終於找到你了...小傢夥……”

來回尋找了很久,紅色觀測者終於找到了那個膽敢勾引自己的小小空氣泡。

這個氣泡有著令人舒服的藍色,像是海洋的顏色,外表飽滿,晶瑩剔透,冇有被汙染的氣息……嗯?

紅色的赤練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向前伸出了自己紅色的小小突觸,貼上了這個外表看起來十分正常的氣泡。

“嗯…知識的程度不高,甚至冇有走出自己的原始家庭……嗯?”

紅色的觀察者越看越不對勁,這個氣泡內部居然還巢狀著多個氣泡,而且還不是套娃那種簡單的大的包含小的,而是像在洗澡水裡麵吹泡泡堆積的泡泡一樣,不止有巢狀的氣泡,還有相連了的,大的裡麵塞了複數的……

這種情況,屬於是被修改過的空間泡,內部產生了多個平行時空,彼此相接,有的又產生了分支,呈現出多元化的樣子。

“奇怪…是那傢夥做的嗎……但是又冇有她的氣息……”

紅色觀測者懷疑是不是那個“龍神”又偷偷修改世界了,但可以觀測到的部分又冇有其氣息,真是奇怪。

試著觀測了一下這個世界的未來走向,赤練呆在了那裡。

混沌…從來冇有觀測過的混沌。

這個世界未來的走向……已經完全混亂,觀測不出未來。

“有趣…這是從來冇有觀測過的現象……”

赤練有些興奮,這是明擺的樂子嘛!

而就在她深入進行觀測時,意外地發現,在內部分化的泡泡中,有著破碎後空間碎片。

而破碎後的空間碎片,不像原本碧藍的顏色,而是很是邪惡的黑色,讓人厭惡。

赤練聞出了這種味道……

是【惡意】。

看來在未知的時空,那道陰魂不散的【惡意】已經感染了這個空氣泡的內部,並且已經成功毀滅了幾個巢狀的平行泡泡,向著更深層次的空間伸出了魔爪……

“…這下我不得不管了,得去見一見裡麵那個有趣的靈魂了,你會為我帶來多少樂趣呢?嗬嗬嗬……”

紅色的赤練在嫵媚的笑聲中一陣抖動,像是果凍一樣柔軟,圍著泡泡遊動了一圈,好像勾勒出了少女動人的**,赤練伸出一雙彎曲的黑角,便瞄準著那個空氣泡就要徑直鑽進去。

“等等!你在乾什麼!”

一道跟紅色觀測者的聲音完全相反的清純帶有仙氣的女聲響起,一道白練似的大尾巴掃過來,擋住了赤練進入空氣泡。

“希爾德加德!我們不能直接進入裡麵!那件事你忘了嗎?”

一個白色的長條狀物體遊了過來,像是梭形的頭部帶著兩根長長的白鬚,冇有五官,但有兩根向後倒的分叉,玉石般圓潤光滑的角。

那麼一看,還真的像是龍形的身體,怪不得自居“龍神”。

“虒,真是麻煩……但是也不能放任不管,這個泡泡被汙染了,正在一點點被蠶食,如果我們不進行清除的話……”

雖然這個叫希爾德加德的觀測者非常任性,但還是遭不住虒的一頓說教,隻得以理服人,先和和氣氣交代原委。

“汙染?但是上麵一點惡意的氣息都冇有啊?”

龍神“虒”遊了一圈,也冇看出一點點汙染。

這裡提一嘴,兩個存在的交談方式是未知形式,話語和感覺隻是擬人。

“這樣看不出來,得這樣~”

紅色赤練彈出一條突觸,直接貼上龍神白色的身軀,但好像觸及到了未知的敏感區,讓虒一陣難耐的癢癢。

“嗯~不可以,那裡很…嗯~很敏感~”

“彆動,細細感受……”

赤練彷彿翻了個白眼,你個老不正經的龍神……

虒感受到了,赤練通過突觸傳過來的通感。

不會錯的,那是被感染惡意的氣息,而且還隱藏極深……

“這下…你知道我的用意了吧?”

收回突觸,赤練昂昂頭,表示自己是三思而後行。

“……我們必須得幫助他們!”

虒略微思忖,最終選擇進行引導。

對,引導,不是直接進行修改,畢竟修改,已經釀成了不可挽回的災禍。

“謔謔謔~那麼龍神大人,待會不要和我搶我看上的靈魂呦~”

說完,希爾德加德投射出一部分力量,形成一個黑紅的小能量球,已經先行進入了泡泡裡。

啵…

氣泡上蕩起了水波。

“啊!等等!你不能直接去影響裡麵的生物!等等我呀!”

龍神大人也分化自己的一部分力量,一個白色的能量球也冇入了氣泡中,追著紅色光球而去。

啵…

氣泡再次蕩起了水波。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