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碧藍航線:高達指揮官 > 第139章 光與影的角逐

第139章 光與影的角逐

-

北阿非利加某處造船廠,陰暗卻充滿了各種高科技造物的建造位,一艘尚未完工的巨大戰艦靜靜停在工廠裡。

艦船覆蓋著繪製到一半的藍白參差不齊的海軍迷彩,彷彿是未來的抽象派畫作。

這艘戰列艦最為明顯的,是孤零零的一座四聯裝主炮位於艦艏,二號炮塔底座空空如也,隻有配重有的鐵塊,奇怪的是,艦尾並冇有主炮,而是各種副炮和防空炮。

這艘艦船靜靜停在那兒,港外是曾經繁榮過的大西洋,但那片繁榮的海域還是對她來說太過遙遠,無論是時空上,還是距離上。

艦上飄揚著黑白紅三色旗幟白色部分還有著一把像是劍盾,又像是雙刃戰斧的對稱圖案。

乍一眼看上去,這麵旗幟居然和海盜旗是那麼相像。

“還是老樣子嗎,我看最後也得拆了做研究吧?”

一個研究員指著麵前建造工作因為各種原因而停滯不前的巨大戰艦,不由得說道。

這兩個研究員右肩都有一個非常明顯的臂章。

一個像是劍盾又像是雙刃戰斧的的對稱圖案,跟三色旗上如出一轍。

“唉...造物弄人啊,當初和一號艦的工程花了我們教廷多少預算,好巧不巧遇到鐵血那廝…”

另外一個帶著護目鏡的研究員正在終端上對照著資料,一邊無奈地搖搖頭。

“收聲…菲利普!你想害死我們嗎?!”

另外一個研究員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狐狸,嚇得四處張望了一下,才冷冷地向那個菲利普喊道。

“怕什麼…鐵血那些傢夥現在又不在這裡,雅克你真是神經過敏。”

菲利普一點也不在意的說道,仍然在忙手上的工作。

雖然說鐵血現在接管了教廷,但也不是隨時隨地都在監控他們,再說他們主要著力的地點是歐羅巴,離這裡也是十萬八千裡。

“話說,她的姐姐是不是投靠了那群人麵獸心的皇家佬?”

“害…彆提了,完工的戰列艦,教國的樞機卿居然轉眼就投入那群背叛我們的盟友懷裡……”

雅克彷彿不願意提起這件事,說話的聲音越來越小,臉上越來越不忿。

說到最後,所有的罪責都怪到了一號艦的頭上。

“如果我是她啊!我一定要讓那個虛偽的樞機卿……”

“哦?要讓她如何?”

一個清冷的中性女聲在背後響起,菲利普渾身一顫,連忙將戴著護目鏡的腦袋低下去,看著終端上不斷重新整理的數據。

而雅克仍然不忿地順著那道女聲繼續說了下去:

“讓她為背叛教廷而付出代價!接受教廷的審判……”

雅克越說越激動,像個宗教狂熱者。

但他逐漸感覺到了不對,這道女聲怎麼那麼熟悉,還有背後這道讓他有些難受的威壓……

“哼…膽敢教教廷做事,你是想沉到卡薩布蘭卡裡嗎?”

清冷的女聲似乎有種不可違背的重壓,一時間讓雅克失去了繼續說下去的勇氣,他的臉色也越發驚恐。

是…是她!?

他想起來了!這個聲音的主人!她的艦體就擺在他們麵前!

“讓、讓·巴爾大人!我…我有罪!我不該妄議教廷!和樞機卿大……”

“住口,不要再提起她。”

雅克驚出了一身冷汗,轉身深深將自己頭低了下去,就差跪地上了。

他看不到她的表情,不知道他的結局會怎樣……

正是這種未知的恐怖,纔是最最讓人恐懼的。

“讓·巴爾大人,一號炮塔已經調試完畢,舾裝程度已經超過60%,您看……”

一旁的菲利普連忙上前一步,將終端的資料遞了出去。

“哼…管住自己的嘴,好好完成工作便是,那些豈是你們能夠議論的?”

名為讓·巴爾的棕色高馬尾女子接過資料,麵色緩和了一些。

她單手叉腰,身上是黑色和紅色的服飾,寬袖高領,肩上帶有華麗的裝飾,綁著骷髏腰帶的超短熱褲下,右腿條紋過膝襪,蹬著高幫靴,左腿裸足,蹬著長筒靴,上麵有銅色的鑲嵌裝飾。

像是一個英姿颯爽的女海盜,隻不過她的英氣眉眼間,總是帶著揮之不去的煩躁和憂愁。

這樣…我也就能追上她了吧?

看著緩慢推進的工作進度,讓·巴爾不由地想到。

曾經和姐姐的點點滴滴,也開始複現:

……

“我們不隻是製造出來對抗帝國的兵器嗎?”

“不是的,妹妹,就像每個時代都有英雄一樣,我們正是帶著這樣的期待而誕生的哦~”

“這樣啊…我也是帶著那種期望出世的嗎?”

“噗哈哈!你現在動都動不了,談何英雄啊~”

“啊!姐姐!你又嘲笑我!等我製造完成,一定能追上你!”

“妹妹,你知道‘名字’的含義嗎?聽說我們的名字都是取自於曆史上那些著名的人物哦~是不是很有趣?”

“咦?是這樣嗎?”

“對啊對啊,就像我的名字,好像是取自於曆史上那位紅衣大主教,有很多很多有趣的傳聞呢!”

“……那…我的名字呢?”

“嗯?讓·巴爾你的名字?讓我想想啊……好像是…曆史上著名的凶殘大海盜?很適合你哦~”

“……啊!可惡的姐姐!”

“噗哈哈哈!你的表情真是有趣啊!”

“姐姐!這不好笑!”

“讓·巴爾,我的妹妹啊,我們究竟是成為教國的兵器,還是那些備受期待的英雄,一切都看自己的選擇哦~”

“……”

“妹妹……不要做出辜負自己名字的選擇啊……”

……

“不要做出辜負自己名字的選擇……姐姐,你儘是說些漂亮話……”

看著手中的終端,讓·巴爾的思緒早已飛向九霄雲外,臉上帶著複雜的情緒。

生不逢時?怨恨?思念?哀愁?……

多少個形容詞都不能形容她的情緒。

眼前兩個研究員大氣不敢出,唯唯諾諾的,現在聽到的也隻能當做冇聽到。

滴滴滴——

少女的通訊突然響了起來,她打開通訊器,裡麵出現了一個成熟的禦姐音:

“讓·巴爾閣下,這裡是阿爾及利亞,有事需要彙報。”

“……”

讓·巴爾冇有說話,而是淩厲地掃了兩個研究員。

兩個研究員渾身一顫,亦趨亦步地朝著工廠外走去。

“…說吧,什麼事?”

讓·巴爾坐在護欄上,翹起了修長的二郎腿,背後是她尚未完工的巨大艦體,在工廠的人工建造渠裡靜靜停泊著。

“…是這樣的,教國高層從鐵血帶來了一些東西,據說是塞壬的科技,有很多未曾見過的東西,有的可以用來幫你完成不完善的艦體……”

聽著阿爾及利亞的報告,這個英氣海盜小姐慢慢轉頭,看著自己被精心設計的艦體,就如此在這裡經受歲月的侵蝕,國家的分裂,皇家的背叛,姐妹的分離……彷彿就在昨日,她的心中五味雜陳……

“…但是那個東西始終是鐵血的東西,還是曾經敵人的科技,我的意見是……”

“我們需要那個東西。”

讓·巴爾淡淡地說道,但她宛如紅寶石的銳利目光中,滿是堅定。

“……巴爾?”阿爾及利亞感覺自己是不是聽錯了。

“我們需要它,有了它,我就能追上她…維希,也就不用那麼任人魚肉……”

讓·巴爾的語氣中有著不容質疑的堅決。

隻要能讓她變得完整……隻要有可以追上她的機會……那麼任何手段,她都不會拒絕……

……

皇家,泰晤士河沿岸,有著一座和周圍皇家城堡格格不入的鳶尾教堂建築。

這座建築上空也飄蕩著藍白紅三色旗幟,中間則是象征自由不屈的洛林十字和鳶尾花。

據說這是曾經的聖女引領人民走向自由所高舉的旗幟。

“教廷的回覆是?”

有著罕見橙發的神聖女子站在高大的鏤空穹頂下,牆上華麗的鳶尾裝飾,斑斑點點灑進來的陽光照耀在這個有著長長橙發,戴著王冠的少女身上,散發出點點光暈。

她左手握著帶有鳶尾花的旗幟,左手拿著教國的經典,像是那位向人民帶來福音的聖女,而不像象征國家的王。

眼前是看不見通訊人的通訊畫麵,隻聽有一道好聽的聲音在說:

“不行…教廷他們那些老頑固仍然固執地認為他們纔是正統的一方,寧願自沉也不願意跟我們和談,現在反而和鐵血走得更近了……”

“這樣嗎……”

穿著華麗紅衣白裙的樞機卿緩緩低下頭,粉紅的眉目中滿是無奈和憂愁。

明明是血濃於水的同伴……怎麼會走到現在這個地步……

“那個…冒昧問一句,有讓·巴爾的訊息嗎?”

樞機卿重新抬起頭,剔透的粉眸滿是期頤。

“……這個暫時冇有任何訊息,自從上次皇家的作戰之後…她們就從來冇有過訊息了,而且鐵血和帝國也有意封鎖訊息……”

“……”樞機卿的眼神漸漸失真。

妹妹……我不祈求你的原諒,但還能請你理解……

我所做的一切……隻不過是為了光複我們分裂的國家……讓我們的同胞再次相聚。

等著我……我一定會來找你的,你一定要好好活著……

說著,樞機卿大人在自己厚重的前置裝甲前畫了一個十字。

“樞機卿大人?”

很久冇有聽到樞機卿大人的回覆,對方有些擔心地問道。

“……我冇有事,還有什麼事嗎?”

樞機卿平複了一下內心,表情再歸平靜。

冇有任何風浪再能撼動她的信仰。

“皇家…不,碧藍航線的各位前不久前宣佈了,永遠將對那個名為【天人】的組織永葆友好關係……”

天人?那個橫空出世的天人?

樞機卿知道這個名字,也正是因為他們,歐羅巴這個被引爆的火藥桶慢慢沉寂下來,雖然還有暗流湧動,但大規模戰爭已經銷聲匿跡,就連塞壬也冇有了什麼大動作……

雖然曾經質疑過天人武力介入的做法,但身居高位卻活在他人屋簷下的樞機卿卻不得不承認,那是最簡單有效的方法實現和平,但不知是否長久……

就像姐妹之間的矛盾,也不是第三方可以簡單調停的。

更彆說大到各個勢力……各種分歧不是簡簡單單就能放下的。

不過,這位有些過分美麗的樞機卿卻誕生了一個想法:

能不能爭取天人的力量…實現複國呢?

……

讓我們回到重櫻海,大蛇的風波已經過去,重櫻群島的新聞已經突破了輿論,鋪天蓋地地宣傳著那天前前後後發生的事。

關於天人的,塞壬的,重櫻高層的,來訪艦隊的,神秘飛船的,爆炸起來像是太陽的武器的……

而各種真的假的新聞在沸沸揚揚討論的時候,人們現在還是更關注一件事:

重櫻和碧藍航線的停火協議。

據說是因為重櫻內部的派係爭端牽扯到了來訪艦隊,雙方爆發了衝突,重櫻方麵的一航戰便扣留了碧藍航線的來訪人員,引發了外交爭端……

據說皇家的那位和白鷹的那位都親自下場撈人……

背後還能看見鐵血和塞壬的影子,據說還和重櫻合作造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滅絕兵器,也許就是那個神秘的浮空戰艦……

然而在天人的調解(物理)下,重櫻方麵撤換(對外)了一航戰的職責,神子長門重回權力中心,主持了和談事宜,釋放了被扣留的碧藍航線方麵的人員,最終在各方勢力的和談,重櫻的妥協下,於白鷹“大黃蜂”號上簽訂了停火協議,由此,重櫻和碧藍航線的關係緩和。

而天人和大蛇的戰鬥波及的名宅得到重建公文,禦神木海域也進入了修繕階段,而在這次戰鬥中也冇有人員傷亡,多虧了羽黑和那智等重櫻的救援人員的努力……

但在這次戰鬥中,睦月級艦船集體失蹤,重櫻方麵閉口不提,至此成為懸案……

……

“神子大人…接下來重櫻…不,我們將何去何從呢?”

穿戴整齊的企業望著天人消失的海麵,有些意味深長地問道。

“…重櫻選擇了錯誤的道路…而吾的職責就是找出那一條正確的道路……”

和企業站在航母甲板上,一大一小兩個身影看著遠處波光粼粼的海麵,探討著什麼。

簽字儀式已經結束多時,在大黃蜂等人的提議下,碧藍航線和重櫻舉行了一次特殊的派對,以緩和之前的不和。

企業和神子背後,是一起歡笑的重櫻和碧藍航線的艦娘。

航母上也張燈結綵,擺起了長桌,上麵是各個陣營的菜色。

這一刻,所有人都放下了成見,享受著失而複得的和平……

-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