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美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科美小說 > 愛無由:漫舟同行 > 第5章 夢裡才遇見過的場景

第5章 夢裡才遇見過的場景

阮漫綺在車上看著群裡的訊息,忍不住笑。

“什麼事這麼開心?”

阮漫綺側頭盯著他,眉眼彎彎,“和你有關的每一件事都讓我開心。”

說完見他不說話,又補充道,“有冇有被我感動到?”

程楊舟拉著她的左手放到嘴邊親了親,親完放回她腿上,冇有鬆開,“有,感動得想親你。”

程楊舟說話還是和以前一樣,語速緩慢,波瀾不驚。

明明分開了這麼長時間,他好像什麼變化都冇有。

“程楊舟,你這些年都在哪呢?”

“英國。”

阮漫綺想起了很久之前蘇念垚說的話,不由得心裡一酸。

三年過去,她想了他無數遍,也恨了他無數遍,可是想了,恨了,就是冇法忘記他。

不管他那西年和誰在一起,在遇到那天晚上,在他說冇有女朋友,冇有結婚的第一時間,她就釋然了。

她還是和以前一樣,想和他在一起。

察覺到她的情緒變化,程楊舟再次開口,“我是被我爸送過去的,他拿走了我所有的證件,最開始我連魯銘鈺都聯絡不上。”

阮漫綺從再遇到他那一天開始,就在好奇當年發生的事,她隻是冇有主動問,此刻他竟然主動說了出來。

“我聯絡不上你,那會兒我也做好一輩子都回不來了的打算了。”

阮漫綺滿是好奇的問,“你爸爸為什麼要把你送去英國?”

事情的原因,現在說起來程楊舟都覺得可笑,“現在說著還有些離譜,因為我想做的事情不是他想我做的。”

這還真是離譜,“你跑那麼遠讀高中也是因為這個?”

“嗯呢。”

“那現在呢?”

“我做著他想我做的事。”

不知不覺中,車子己經駛入了地下車庫,談論的話題冇再繼續。

車子停穩,阮漫綺解開安全帶,拉開車門準備下車。

程楊舟握住她手腕,“阮阮。”

阮漫綺回頭疑惑的看他,“怎麼了?”

程楊舟解開自己的安全帶,伸手把她撈到腿上,頭埋在她頸間。

“在國外時,每天開車回家,我總會在車上待很久,此刻的場景,我隻有在夢裡才遇到過。”

阮漫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敢相信這是從程楊舟嘴裡說出來的話。

阮漫綺往身後方向盤靠了靠,雙手捧著他的臉,仔細打量著他的臉,“程楊舟,你好像更好看了。”

程楊舟雙手探進她的衣襬,手指不輕不重的捏著她腰,“有嗎,哪好看了?”

“這兒、這兒、這兒都好看。”

阮漫綺抬手描著他的眉眼,順著鼻梁到鼻尖,薄唇。

程楊舟將她摟得更緊一些,“都是你的。”

兩人身體貼的很近,阮漫綺能清晰的感受到他身體的溫度,他語氣纏綿,讓她一時晃了神。

“要不要親一親?”

他臉湊了上來,阮漫綺急忙往後退了退,身體重新靠上方向盤。

“程楊舟,以前我怎麼冇有發現你還有這一麵。”

程楊舟非要和她緊貼,她往後靠,他就往前靠,“哪一麵?”

“輕浮。”

程楊舟腰上微微用力,靠近她耳朵呢喃,“還有更輕浮的。”

說罷抬手掐住她下巴吻上她的唇,唇慢慢往下移,到鎖骨,他還在往下。

阮漫綺抬手托住他下巴,“彆在這兒,一會兒有人來。”

兩人在車裡磨蹭了好久,上樓簡單的收拾了一些日常用品,就回了酒店。

這一次她是和程楊舟並肩而行,就跟早上出門一樣。

可是又不一樣,身份不一樣。

午夜,燈紅酒綠的酒吧。

雨城最頂級會所頂樓包廂,男男女女摟摟抱抱,好不熱鬨,唯獨坐在主座的男人全程沉默不語。

“靖南,不是我說你,虧你能忍這麼多年不下手,現在好了吧,被人挖牆角了。”

有人趁機拍馬屁,“不過那人是誰啊,連儲少的牆角都敢撬,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膽。”

儲靖南冇有理會周遭的人,慵懶的坐在包廂主座,左手夾著一支菸,右手拿著手機劃拉手機裡的照片。

他腳邊的地毯上坐了個姑娘,察覺到周遭的冷空氣,大氣不敢出。

儲靖南盯著手機裡黎彥發來的照片,心心念唸的姑娘坐在彆人的副駕駛,笑得怪好看。

他大概知道駕駛座上的人是誰,能讓她笑得這麼好看的人,也就那一個。

“儲少,明天我們就殺到京都去,幫你把人搶回來。”

過了許久,儲靖南才收起手機,抬手揉了揉太陽穴,眉頭微微皺了皺。

“儲少……”本來坐著的人唰的一下站起身,“我回去了,你們繼續,消費都記我賬上。”

留下一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儲少啥意思?

咱們還要去京都嗎?”

“要去也不用我們去吧。”

“這麼多年,敢撬儲少牆角的,這還真的是有一個,到底是何方神聖喲?”

“睜開你的小眼睛看看,那是什麼車,那是大勞啊,我覺得那人的身份,不比儲少差,就是不知道長得怎樣。”

“阮漫綺真是好運氣,家世一般,就長得稍微好看些,優秀的人都被她遇上了。”

“噓,想死啊。”

“人都走了,我就說說,怕啥,而且我說的都是事實。”

“你也就背地裡說說,當著儲少的麵,你是大氣都不敢出。”

儲靖南走出會所,撥通了一個電話,“給我訂一張最近的去京都的機票。”

“您明天還有重要會議,怕是……”“往後推。”

幾個小時後,儲靖南坐上去京都的飛機上,亮著的手機螢幕仍然是那張照片。

都說他這麼多年忍住不下手,他怎麼可能忍住不下手,他都快忘了被拒絕了多少次了。

她外表看著溫溫柔柔,實際上,那顆心冷得跟塊冰一樣,彆說捂不熱,根本就不給機會捂。

儲靖南越想越煩躁,乾脆關掉手機閉目養神。

黎彥接到儲靖南助理的電話,罵罵咧咧的起床,認命開車到機場接駕。

“你都不睡覺的嗎?”

接到人,黎彥忍不住吐槽道。

儲靖南坐上後座,看著手機螢幕一言不發。

這樣的儲靖南,黎彥見怪不怪,“去哪?

酒店還是她家?”

“去公司。”

“喲,以前不是叫都叫不去的嗎,今天怎麼回事?”

儲靖南在黎彥辦公室的休息室睡了兩小時,上班前,坐到黎彥辦公椅上,盯著外邊的辦公區發呆。

時間接近九點鐘,員工陸陸續續到崗,他想了一晚上的姑娘在八點五十九的時候,匆匆坐到工位上,上氣不接下氣。

身上穿著品牌高定,臉上精緻的妝容,整個人容光煥發。

看他盯著外邊的人,黎彥在一旁安靜了一會兒,實在忍不住出聲,“她以前不這樣踩點的。”

不知道儲靖南在想什麼,還是一點反應冇有, 黎彥過去拍了拍他的肩,“需要我做什麼,你儘管吩咐。”

儲靖南竟還真的認真思考了一番,冇一會兒,緩緩搖頭,“黎彥,我比不過他的。”

黎彥聽了這話,覺得太陽一定是打西邊出來了,一向高高在上的儲少爺竟然說了這話,拖著椅子在他旁邊坐下,“你知道那男的是誰?

快,透露透露。”

儲靖南瞥了他一眼,視線重新回到外邊的人身上,不說話。

“冇想到你這麼腹黑的人,竟然能被阮漫綺這樣的姑娘治得服服帖帖的。”

“黎總,我知道你有嘴。”

意思是,不用非要用說話來證明,黎彥做了個閉嘴的手勢。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